作者:念念,中医爱好者。

作者:念念,中医爱好者。

第八回 心

冬三月,此为闭藏。
水冰地坼,
勿扰乎阳,
早卧晚起,
必待日光,
使志若伏若匿,
若有私意,若已有得,
去寒就温,无泄皮肤,
使气极夺。
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
逆之则伤肾。

恰逢冬至,老夫子一上来就搬出了《黄帝内经》,摇头晃脑地向众弟子传授冬天的养生之道。重中之重当属一个 “藏”字。早睡晚起,藏的是精神;避寒就温,藏的是神气。念念看到 “无泄皮肤”,不大懂。老夫子解释,“无泄皮肤”,就是不让皮肤毛孔暴露,即不出大汗,因为要“藏气血”。冬天到了,一定要有意识的保暖。

《黄帝内经》的这一小段和今天老夫子讲的题目也息息相关–心。心有两大功能,最重要是心主血脉。《素问 五脏生成篇》说:“ 诸血者,皆属于心。“ 生机蓬勃的心脏对于血的输送至关重要。心脏的搏动依赖于心气。心气充沛,才能维持正常的心力、心率和心律,血液才能正常的在脉中运行。心气充沛、血液充盈、脉道通畅是血液运行的最佳环境。

心的第二大功能是主神志。《灵枢 邪客》说:“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 中医脏象将人的精神、意识、思维活动不仅仅归于五脏,而且归属于心的主要生理功能。“心为脏腑之主,总统魂魄,并该意志,故忧动于心则肺应,思动于心则脾应,怒动于心则肝应,恐动于心则肾应,此所以五志唯心所使也”。(张介宾 《类经》)。

只有拥有强大的心脏,人才能在白天有充沛的精神、敏捷的思维以投入到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之中;在夜间,才能进入 “一夜无梦”的深层睡眠境界以滋养“神”,便于第二天更好的投入到各项活动之中。同理,如果白天身体疲乏、神志不宁、反应迟钝、健忘、精神萎靡、焦虑、忧郁,夜晚失眠、多梦,即出现各种“神”不足的症状,则多半是因为心脏没能发挥其正常功能。

如果出现上述症状,患者则应有意识地 “养神”。 最佳方法当然是睡眠,其次是冥想。因为以阴阳之说来看,阴阳互替互补,想到达到充沛的精神 (阳)(动),则应该在阴上下功夫,即应该减少或者改变一些活动,比如,减少房事、将剧烈的体育运动改为较为安静的瑜伽、太极或者打坐、将打游戏改为看书等等。(听起来貌似很老套,但是好像又很有道理,关于游戏伤心之说,下面还会提到哟)

其华在面。一看色,二看泽。心气充沛,则面色红润光泽,反之,则面色无华。

在液为汗。汗水是津液通过阳气蒸腾气化后,从汗孔排出。血与津液同生同源,因此,有“汗血同源”之说。而血又为心所主,故有 “汗为心之液”之说。“汗也者,合阳气阴精蒸化而出者也。”(吴塘, 《温病条例》)。中医反对大汗淋漓,认为人的汗水带走了许多身体的阳气,耗费心力,是损害心的功能的。谈到这里,老夫子调侃道:“每次到了健身房,看到里面的人一个个拼死拼活出大汗,我就有把自己的名片发给他们的冲动。我想告诉他们,你已经病了,你快要病了……”

念念辩解道:“中医说出汗不好,那为何每次运动、出汗之后我都觉得好爽呢? ” 老夫子回应,“我每次喝两杯伏特加也很爽呢。有人吸食大麻,也挺爽的。有人喝了很多咖啡,也挺爽的。爽就是好么?!” “爽至少愉悦了我的身心,有什么不好呢?” “ 你觉得运动之后舒服了,在中医来讲,是因为你的气血畅通了。但是,出了大汗,就失去了阳气,身体就得额外做功为之补充,伤了你的内脏。中医讲究的是中庸。适当运动,全身血脉畅通,但不出大汗,保存阳气,才是养生的好办法。”

在窍为舌。心的功能正常,则舌体红活荣润,柔软灵活,味觉灵敏,语言流利。若心有病变,可以从舌头上反映出来。如心的阳气不足,则舌质淡白胖嫩;心的阴血不足,则舌质红绛瘦瘪;心火上炎则舌红,甚至生疮;心血瘀阻,则舌质暗紫或有瘀斑;心主神志的功能异常,则舌卷、舌强或失语等。心有火,则语多。念念心下一惊,自己一贯喋喋不休唠唠叨叨,莫非是因为心火太重?

在志为喜。这一条好难解释。“喜”即愉悦感。我们大都觉得“喜”应该是越多越好吧。错!过多的愉悦感会直击你的心,因为会使阳气溢,血脉大张,导致 “喜极而泣” “乐极生悲”。记得有则新闻,大致是说有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连续十几天彻夜打游戏,后来死在了游戏机前。临死前,他还微笑着说,“你们都不能体会,实在是太好玩儿了……“

念念暗忖:不能出汗、不能大喜、控制七情六欲,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难道要活成一尊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