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念念,中医爱好者。

第十五回 感冒

近日冬雨延绵,数日不绝,念念没有打流感预防针,果然中招。第一日流鼻涕流眼泪。第二日外加咳嗽,咽喉似有小虫爬过,痒痒欲吐口水。不发烧。夜间多梦。浑身乏力。按照以往“挺挺就过去了”的思维模式,念念在感冒第二日依旧爬去上课,端坐在老夫子的跟前一边强打精神,一边鼻涕不断。短短一个小时,眼前鼻涕纸便堆成一座小山。

课间休息,老夫子忍不住问到,:“ 感冒了?” 念念答,“是。” “几天了?” “第二天。” “为何不去看病?” “ 不发烧,想着用我身体强大的‘卫气’ 抵抗外敌就好。” “你觉得你为什么流这么多鼻涕? 不就是你身体的卫气在抵抗?抓紧去楼下看看。” 念念当知老师指的是学校楼下的中医门诊。学校开设的中医门诊其实是为即将毕业的中医学生们提供实习的场所。念念不想当小白鼠,所以不大想去,但是当着众人,不好拒绝,于是还是假装点了点头。据说很多印度小伙伴们点头表示”No”, 摇头表示 “Yes”,念念心下希望老夫子按照印度人的思维来理解。

课间休息稍纵即逝,老夫子继续摇头晃脑地讲解 ”肝火上炎”,念念肚子咕咕叫,悄悄拿出早上带的酸奶,准备静静享用。刚刚将草莓酱和好,勺子还没有碰到嘴,就见老夫子双目圆睁,盯着自己。四目相对,念念不知自己做错了啥(平时上课大家不都拿东西出来吃吗?难道这不是大学吗? 难道这不是万恶却又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吗?)。

老夫子对念念进行有针对性的批判。“你的鼻涕是什么?是身体的体液。鼻涕流了出来,证明你有湿,有痰饮,因此应该忌吃湿的食物。奶制品,首当其中是应该被枪毙的。” 念念拿出自己准备的另一种小吃:一包坚果。老夫子看了也频频摇头,“坚果炒一炒,你会看到什么?油!油腻的食品,你现在也不应该吃。” 念念快要哭了,没有别的可以吃的了,就说,“吃一点点又何妨?” “ 你实在想吃就吃吧,但是,我警告你:吃了,你的病情会恶化。注意,不是 “May”, 是 “would”。 众目睽睽之下,老师力劝勿食,念念就算再想吃,也只得作罢。”那我可以吃什么呢?” “ 粥。并且我强烈建议你去楼下看看,要在病情初发期治疗,不要拖延。”

旁边同学举手:“ 老师,对于我们这些没有生病的人,在这样冬雨延绵的天气,您建议吃什么呢?” “ 建议吃热的干的食物。粥就很好。”

午休就餐,无粥可喝,念念跑去一个清真铺子,不情愿地吃了一碗蔬菜清汤面。看着旁边的红烧牛肉面、牛尾咸汤面、和海鲜刀削面个个吃的大汗淋漓不亦乐乎,念念孤零零一人守着自己的清汤面,心中不免幽怨老师的多管闲事,恰似大奶不愿知道小三的存在一般。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预约了中医同学。望闻问切一番之后,诊断是 “风寒”,取穴风池、外关、列缺、三阴交、足三里和印堂。因风池在耳后,学姐让念念趴在床上,因为本来就有些呼吸不畅,念念觉得不大舒服。手被要求放松的放在身体两侧,可惜念念觉得这个姿势无法放松,只觉得浑身紧张,似待罪的羔羊。接下来是两针外关,略有胀感。再下来是列缺,细细银针刚刚扎进,一股巨大的麻胀感自手腕向整个手掌扩散20-30
秒,念念的恐针症又发作了,连连告饶。咬牙坚持扎了左手的列缺和两针三阴交,已经满手是汗,念念强烈要求停止入针。于是,足三里和印堂没有扎。

学姐看念念如此紧张,安抚了一小下,又解释了一番针感实属正常,递给念念一个呼叫器,关了灯,转身出门。念念在暖和的电疗灯下,侧头看着墙上挂着的仙鹤和其身后的红日,半睡半醒,过了不知多久,只听啪嗒一生,才知自己睡着了,手中的呼叫器已经掉在了地上。师姐进门,取针。并且给开了一瓶桂枝丸,叮嘱一次吃八粒,一天吃三次,饭后吃。念念根据自己虚弱的脾胃,自动将药量减半服用。(自己的身体还是要自己负责的哈)。 二日,鼻涕流量大减,咳嗽并未好转,食欲明显增强,身体感觉也有力气一些。预知结局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