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念念,中医爱好者。

第十二回 看病日记

如果你去看病,有一个医生说:“你挺好的,一点儿事没有。回家吧。”另外一个医生说:“你病的不轻啊。”你会相信哪一个医生?你会不会觉得第一个医生医术不行,没有检查出来你的病情?还是会觉得第二个医生小题大做,故意把病情说重,好骗你的钱?大部分大概会回答:这取决于我觉得我自己有没有病哇。有病还是没病,如此客观的事情,为什么判断起来,却如此主观呢?

今天来分享念念本周的看病日记。

12/06/2016 星期二

凌晨三点开始不舒服。胃疼、肚子疼、后背疼。怕麻烦,觉得挺挺就好了,于是照常当日作息,本以为活动活动就会好一些,怎知,早晨健身房跳操跳到一半,竟然觉得头晕目眩,不得不夺门而出,喘粗气喘了快二十分钟才逐渐舒服一些。浑身发冷,立刻回家,葛优躺。

午饭没吃。就想趴着。熬到下午四点,实在坚持不住了,约了Kaiser的妇科医生进行检查。之所以约妇科,一来因为没约到家庭医生,二来因为小肚子也很疼。一向小农的念念,总觉得还没有到进急救中心的地步,毕竟,美国的医疗费用让人望而却步,能不急救,还是别被急救了。

医生询问病情之后,先做基本检查,排除了避孕环错位的可能。紧接着,又给安排了若干检查,看看会不会是有胆结石、阑尾炎和子宫肿瘤。看念念疼的厉害,医生给联系做个B超。念念挪到放射科,被告知,为做B超,得喝三十二盎司的水,并且等候一段时间。冰冷冷的两大杯医院难喝的水下肚,五脏六腑都被镇凉了,念念蜷缩在等候室里等待检查。

排了一个小时,六点一刻,终于轮到了念念。会说中文的好心的B超大夫,一边查呀查呀查呀,一边跟念念解释了半天图像中是什么东西。子宫没有肌瘤,胆没有结石。七点,念念被告知:一切都很好,可以回家了。

念念快哭了:医生,可是我真的很疼。一切都好,为什么我还会这么疼?B超大夫表示自己已经查了所有的妇科大夫要求查的项目,没有问题。请明天约你的家庭医生看吧。念念赶紧约Kaiser的家庭医生。不能见面,电话也行啊。预约了星期三的电话和星期四的面检。念念的老公看念念那么难受,医生也不给开点药,在晚上念念盖着大被子迷迷糊糊的时候,给了两片上次自己肠炎医生给开的强力止痛药(hydrocodon-acetaminophen)服上,念念好受一点,昏昏睡去。

12/07/2016 星期三

还疼,还疼,还疼!念念忍不住发了朋友圈。好心的中医学校的同学看到了,送来了一盒藿香正气水。一小管服下,像是喝了一杯烈酒,胸中升起熊熊火焰,肠胃登时舒服许多。念念动了看中医的念头。虽然自己现在在学中医,但是遇到了关键病情,第一想到的还是西医。但是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赶紧中西结合一下吧。于是,约了周五看中医。

下午四点,家庭医生打来电话,询问病情,并且表示,需要抽血和尿检。于是,再去医院,已经快两天没怎么进食的念念被无情的抽了四管血。念念好心疼自己的血……

12/08/2016 星期四

终于看上了家庭医生。医生告知,昨天的检查都差不多出来了,排除了白血病、有病毒等他所怀疑的病证。接着,开始上敲下按,东听西听,主要痛点在小肠。结论:没什么大病。念念恳求,没病为什么我疼? 我真的有病。要不,您再给我拍个片子吧。

医生问: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很大?很焦虑?念念答,有一点,因为马上期末考试;另外,疼痛前一天,之前感恩节在网上订的东西因为忘了改地址,都寄到别人家里去了。医生说,对了,那就是因为这个!念念说,那我现在还疼,怎么办?医生说,你既然吃了你国神药管用了,就继续吃吧。另外,可以再买一点叫Matamucu的纤维素吃。念念问,饮食呢?需要注意啥?医生说,没啥。吃点清淡的吧。另外,不要再吃你昨天吃的那个hydrocodon了,那药,基本属于鸦片。

12/09/2016 星期五

凌晨三点醒,胃不适,继续恶心,抄起我国神药,一小瓶喝下,一团小火自下而上在胸中燃起,好不痛快。早餐一碗粥一张饼,然后匆匆去上课。整个上午胃部腹部仍感不适,有嗝。

午饭自带了小笼包子和一包海苔。正欲享用,两名同班中医同学大呼:别吃,别吃。包子太油腻,海苔寒气大! 另一同学果断代吃之,并且施舍了念念清淡的茄子炒青椒和白米饭。年轻的中医同学一本正经的叮嘱:饮食不调,病难治好。

下午一点,见到了预约好的中医。望闻问切之后,被诊断为脾湿胃寒胃气上逆。念念发问:脾胃不和乃我宿疾,为何此次忽然大爆发? 医生回答:可能的原因很多。或许因为吃了什么刺激性的食品,或许因为有事情而紧张焦虑。念念自问除了上一周团购的海底捞的火锅底料,也没吃什么特别的食品,于是将导火索归为“有事情紧张焦虑”。于是继续发问,“焦虑紧张会引起如此大的生理反应吗?” 医生回答:“会的。” 这下倒是印证了之前西医给的结论。

确诊之后,开始施针。念念对医生坦白,自己很怕针,会很紧张。好心的医生将1.5寸的针换成了0.5寸,念念心宽大半,自然也放松了许多。内关、太冲、公孙、内廷、陷谷、梁丘、阴陵泉、印堂,细细小针一支支扎下去,舒缓了念念的紧张情绪。医生打开烤灯,递给念念一个紧急救护器,告诉念念要静躺30分钟,关灯,走了。一个人静静旳躺在病床上,念念侧头看着墙上挂着的老寿星和他手中的蟠桃,看着看着,几乎昏昏睡
去。半睡半醒间,医生回来,拔针。念念觉得好舒服好舒服,确实感到有气在体内运行,上上下下暖暖的。这针灸,还真让人舒服呐。

折腾了大半个星期,念念现在有了体力码下眼前的文字,记录自己第一次中医西医都用来看同一个病情的经历。没有了健康,才会发觉健康真的重要。不要嫌我啰嗦。希望你们都健康。



Leave a Comment